第一章 初识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71 天前,最后修改于 15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阳光明媚的下午,黑暗的船舱,本该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在灰色地带被卖给了另外的人口贩子,他站在一旁,被那少女澄澈的双眸中透出的深深的恐惧以及绝望,让他想起在战时废墟里,军团发现的小女孩,也有着这样的眼神。

他暗地里凭借自己的人脉了解到了交易的过程、时间、地点,并不动声色的,如他平常一样,随意,冷酷。
“把她交给我。”
“老大的生意你也要管?”
“老大交代从现在开始我接手。”
“我怎么不知道?”
“你可以问老大。”
“不用了,是我交代给他的,小龙,把人给他。”
身着黑色长袍,在两位贴身保镖的护卫下,这位在黑道混的风生水起的大佬,慢慢从船舱走了出来。
“老大!”
“给他。”
“....是。”
“你想走了?”
“是...这么些年,有劳您照顾,我打算洗手了。”
“你觉得,我能这么轻易放你走吗?”
“您开条件吧。”
“走,可以,留个一定能联系到你的方式,这事咱记着,以后找你,再替我做一件事咱们两清。”
“好。”
“走吧。”

没有多言半句话,开车到了一幢准备给自己养老的偏僻小屋。
“你要干嘛?”
他穿上黑大衣。
“这是哪?”
背上背包。
“待着,我马上回来。”
说完,将门反锁,进入了院子中的地下建筑。
……

“换上,东西拿上,跟我走。”
他把黑色的背包扔在少女脚下,同时抛了一套尺寸偏小的男士迷彩过去,便靠在墙上不再言语。
女孩看着他,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提起背包,闪身到旁边的小房间,换好了衣物,提起对她来说很有份量的背包,站在他面前。
“走吧。”
“去哪?”
他回头看了两眼,然后继续走了出去。
她咬咬牙,恨恨的看了他几眼,跟了上去。
……

那是一个纯白的空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投出柔和白光的方块,他用手在面前点了几下,又将手掌按在面前的墙上,缓慢地,从一侧的墙壁伸出了整整一面墙的枪械、刀具,各种现代化的武器,甚至还有两把等离子光剑。
“拿你喜欢的。”
她愣住了,呆呆的走上前去,看着各式各样的器械,不知所措。
“这是…?”
“你还有活着的家人吗?”
“都被杀了…”她低下了头。
“那以后想要做的事,想去的地方呢?”
“我不知道…”
“那……这样,今天开始,你跟着我训练,我会教你怎样保护自己,也会教你如何生存下去,同样的,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直到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为止,或者你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想见的人。”
“为什么?”
“外面将会迎来一场巨大的变革,甚至是灾难,凭现在的你,只会像之前一样,任人宰割。”
“那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他们的人吗?你这样不怕被他们找上门吗?你就没有别的重要的事要做吗?”
“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你武装起来。你还有今天一晚上的考虑时间,明天早上,要么跟着我,要么我会给你足够的钱与一些用具,你自己走吧。”
“……”
这是他对女孩儿的救赎,也是对自己的救赎。

笠日,她顶着黑眼圈,站在他面前,“我跟着你。”眼神疲惫,却透出坚定。
她将目光转向那堆武器,眼花缭乱中,一把刀吸引了她,是一把长刀,刀柄用绷带缠绕,末端系在鞘上,纯黑的刀鞘,纹着几朵如火的红云,深邃的黑色,摄人心魄。她走上前,从未碰过刀的她,却熟练的一把拔出刀刃,动作浑然天成,仿佛它只应该被她拔出利刃,为她所驱使。
那刀刃,却雪白锃亮,全然不似刀鞘的漆黑如墨,显出寒芒三尺。
“就它吧。”
“嗯……再挑把枪吧。”
她再次回头看去,随手拿起一把紫黑色的手枪,虽是手枪,口径却如同机枪一般,她瞄准墙面,
“砰”“砰”,两枪,震得她连连后退,再看向她开枪射击的墙面,多了两个比步枪弹孔还要再大一圈的两个空洞,满意的收下了这把枪,准备回身走向他。
“哦,你既然选了那个,那把这把也拿上吧。”
说着,他将一把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枪递了过来,这枪内部似有液体能量流动透出莹莹蓝光,她接过枪,并未有想象中的重量,她随手扣动扳机,伴着哒哒哒的声音,一道道蓝光射出,在对面的墙上留下一排弹孔,射速快得惊人。
“拿着这个,放在这。”
他走过来,为她戴上腰间的枪套,又将两把手枪别在两侧,看了看,又把武士刀挂在腰上,这才大手一挥,收起了墙壁,墙上的两个弹孔居然也神奇的消失了,然后面向她,

……

三年后
“两碗阳春面,两瓶烧酒。”
“好的,您稍等。”
三年前的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乌黑的长发从两侧梳出两缕扎成在脑后,其余的秀发披散下来,垂在腰间。

白色蒸汽升腾,遮掩了二人的面容,只剩下无言的沉默随白雾一起飘荡在空中。
“你这就走吗?”
“嗯。”
“去哪?”
“……”
“还会回来吗?”
“我不知道。”
“那…变革……”
“抱歉,需要你一个人应付了,下面的东西现在是你的了,我只拿走我需要的。”
“不能再等等了吗?我才刚回到上面,还……”
“那边不会等的,抱歉”
“那边?”
“嗯。你总有一天会了解的。”
沉默又再一次弥漫开来,包裹着二人,形成一种寂静沉重的气氛。空气中只留下杯碗碰撞的声响,交错重叠。
“老板,结账。”最后一滴清酒滑过喉头,修长的手指点在屏幕上,伴着冰冷的机械声一同响起的,还有他离去的脚步。她不知道的是,他在前方快要消失的地方,脚步顿了顿,嘴唇颤抖着,就在那不舍的音节即将脱口而出的瞬间,一切的不安、颤动,转变为如水的平静,他继续向前走去,再无停留。
小酒馆里,随着黑衣男子的远去,少女的面庞滑下一道晶莹,一滴一滴,跌入杯中,与烈酒融为一体。

待她回到基地的时候,只有墙壁上发出白色的光,同她三年前刚来时一样,温暖柔和。
空荡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木桌与周围现代化的环境格格不入,上面放着一封折好的信,她走上前,将信展开,上面印着她熟悉的字体:
致 赵灵汐
灵汐,三年,很短,却似永恒,日复一日地,训练,为了未来拼命努力,同时看着你从刚来时那么瘦小的一个小女孩,慢慢的,也能够独当一面,有了杀人不眨眼的冷酷,却也没有失去最初的温暖与美好。
如果可以,没有人喜欢分别,但有些事,必须有人去做,这是我的因果,必须由我去结束。
你即将面对的,是乱世,是变革,凭借这三年所得,我坚信你可以保护好自己,但还是要告诫你,切记不可盲目自信,你会碰到一些人,他们不是你,甚至是我所能抗衡的,永远记住自己的优势在于灵活与隐秘,而非强硬,一定,一定,要活下去。
我还想再次看到啊,那温柔灿烂的笑容。
张枫

看到那熟悉的落款,赵灵汐的双手颤抖着,将信折好,缓缓放入抽屉中。这时,木桌上缓缓升起一个暗格,其间放着一块不规则的多面体棱晶,清澈透亮,静静躺在暗格之中。暗格中还有一个字条,依然是张枫的字体:
遇到危机时,启动它,只需你的一滴血即可,技术并不成熟,只能承受三次,慎重使用。
她将晶体拿在手中,渐渐地,晶体发出柔和的光芒,萦绕在她掌心之中,看上去并不具备任何威胁,她将手握紧,渐渐的,晶体的光芒越来越亮,最后竟有些刺眼了,她赶忙松开了手,细细打量着这块高科技的产物,眼中有些失神,似是回忆着三年过往,又或许,为未来的人生担忧,忽的,她向暗格伸出手,从中摸出一条项链,上面挂着一个精致的金属挂坠,是一个可以容纳物体的四边形小盒,她轻轻按住机关,金属弹开,露出了一张照片,那是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他和她的合照,他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面瘫脸,而她在靠在他身边笑魇如花,她知道,这是他一直挂在胸前的,看着这张照片,赵灵汐的泪水再一次喷薄而出,哽咽抽泣的声音,悄悄回荡在空旷的基地中,那个让她擦干眼泪坚强起来,又在训练之后不动声色地送来蛋糕的人,却再也没有机会为她抹去泪水。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