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之炼金术师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19 天前,最后修改于 33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借此寒假之际,将已被许多人安利夸赞过的钢炼补完,直至昨天凌晨两点的时刻,我仍沉浸于钢炼的剧情之中爱德的勇敢,阿尔的温柔,温莉的坚强以及大佐的决心之类种种萦绕于心间,久不能平。

首先声明此篇主要以09版动画剧情与原漫画剧情为主展开叙述。


《钢之炼金术师》,正如其名,艾尔利克兄弟因思念母亲想要通过炼金术将母亲复活,结果触犯禁忌爱德华失去右手与左腿而阿尔冯斯则失去了全部身体,只有灵魂附在盔甲上,为此,兄弟踏上了寻找恢复身体方法的旅程,故事正是从这里展开。

最初兄弟二人在父亲留下的书中了解到违背“等价交换”这一炼金术铁律的被称作具有神之力量的贤者之石的存在,于是兄弟二人的目的便是从寻找贤者之石开始的,在旅途中逐渐结识了马斯坦大佐,阿姆斯特朗少校等人,也逐渐被卷入了隐藏在整个国家亚美斯多利斯背后的阴谋之中。

马斯·休斯
在阴谋被逐渐揭开的过程中,休斯中校,因过早发现真相而牺牲。休斯大叔的死也是我第一次因为钢炼泪目,在之前的剧情中,牛姨塑造了一个无时无刻都在炫耀女儿和妻子但在关键时刻总是很靠得住的大叔形象。与马斯坦大佐总是给人深沉的感觉不同,休斯大叔对于妻子女儿的爱,以及对于下属的关心都会很明显的表现出来。在与大佐通话时,占用军部专线炫耀女儿;收留为爱德修理铠甲后无处可去的温莉为自己的女儿庆生;甚至,最后牺牲时,是因为恩维变作了自己妻子的样子而无法下手这才被杀死。

休斯大叔
休斯大叔

休斯大叔牺牲的这段剧情,也是我看完整部番以后最难以平复的地方之一,在第10话中,凭借调查到情报,与对本国历史事件的了解,发现了亚美斯多利斯被囊括在一个巨大的贤者之石炼成阵中,而这一情报再次被揭开则是在09版动画的第35话,已是全部番的一半靠后,在剧情中更是数月甚至一年之后,才揭开了这个秘密。而休斯,在恩维变身为罗斯想将杀死休斯的罪名嫁祸于人之时,更是识破了没有罗斯泪痣的恩维,看到这里时,我不由的送了一口气,可就在我以为休斯可以凭借自己出色的观察力化险为夷的时候,恩维变身成了休斯妻子的模样,使休斯无法下手,动画中更是把这时休斯对恩维的厌恶,对家人的爱,明白自己必死但仍要将情报留给大佐的决心这样的复杂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最终看到休斯牺牲的我,如鲠在喉,泪如雨下。正如大佐在葬礼上所言:

“啊,下雨了。”

一路走好,准将。

罗伊·马斯坦与莉莎·霍克爱
马斯坦大佐,作为整部作品中为数不多的AOE,大佐无疑是对人造人宝具,烧死拉斯特,烧的恩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不断窜逃。晴天的超能大佐,雨天的无能大佐。在经历伊修瓦尔的人间地狱后,与休斯的对话中立下要成为大总统保护民众的目标,之后为此不择手段的向上爬,表面是风流倜傥的英俊公子,实则沉稳干练,为实现梦想不断努力,深谙斗争向上之道,却绝不会背叛朋友爱人。在军校时结识的休斯是其挚友,也是经历伊修瓦尔后大佐的光。失去休斯的大佐,在那段日子里走投无路,四处碰壁,在最后终于锁定恩维就是杀害休斯的凶手之后,大佐一度丧失了理智,陷入仇恨的火焰中,将恩维百般折磨,直至爱德和斯卡赶到,被斯卡嘲讽到:

“满怀仇恨的人得到权力后,会作出怎样的世界。”

在爱德和斯卡的引导下,大佐最终想到自己还有珍贵的部下,还有霍克爱,幡然醒悟,找回了自己的目标,志向,想要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最后的大佐被“傲慢”Pride强行打开真理之门,失去了视力,但在霍克爱中尉的指引下仍在与“父亲大人”的决战中起到一定作用。(大佐和霍克爱中尉无处不在的狗粮)最终依靠马可医生手中的贤者之石恢复了自己的视力与哈勃克的脊柱神经。

霍克爱中尉是已故师傅托付与大佐的遗孤,是大佐迷失时的救赎,二人默契度极高,只用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意图,常使用暗语交流情报。在军部是冷酷稳重的副官,在平时确是一位温柔的大姐姐,时常作为开导爱德,阿尔与温莉的人。被大佐赋予:

“我将后背交给你,意味着我一但走错路你随时随地可以杀了我,你有这样的权利。”

马斯坦成为大总统
马斯坦成为大总统

在故事的最后,蓄起小胡子,坐上了大总统的位置,更是从伊修瓦尔的改革重建开始,贯彻了自己的理想,没有因权力迷失方向。而霍克爱也一直跟随在马斯坦的身边,陪伴着他。

不得不说,大佐和霍克爱的默契与打情骂俏的狗粮,确是在紧张的故事中调节气氛的很重要的一部分,也凸显出钢炼时虽然内核充斥着黑暗阴森,但总会带给人爱与光明的内涵。

七大罪
傲慢,贪婪,食欲,色欲,暴怒,懒惰,嫉妒;作为从“父亲大人”灵魂中分离出的七个个体,七大罪各自的结局令人唏嘘。爱上敌人被烧死的色欲拉斯特;渴望友情并重视同伴得到满足最终被父亲大人杀死的贪婪古利得;被傲慢吞食的食欲;挖通全国为炼成阵而建的隧道在战斗中辛劳而亡的懒惰斯洛斯;终于羞愧的嫉妒恩维;归于平静的暴怒大总统拉斯;回归世俗的傲慢普莱德。牛姨为这些反派安排的终点,都巧妙而令人深思。或许,七大罪的结局正是对他们的救赎吧。

色欲拉斯特
色欲拉斯特

大总统拉斯,儿时被收养,与众多被收养的孤儿一起被培养,训练成为大总统,承受住“父亲大人”暴怒的力量,成为大总统,并被赋予金·布拉德雷的姓名。

布拉德雷是真正的大总统,对于他的人物塑造,无疑是我最喜欢的几位之一。大总统永远都是在场众人中气场最强大的那个,每次的出场都会带有“最强”的气场。他也的确是整部番中体术方面单挑无敌的战力天花板。最终之战被“谷粒麟”,福爷与被称为北方巨熊的巴卡尼亚上尉联手打成重伤掉入河中,仍在中央市地下的战斗中秒杀大佐,与斯卡打成平手,最终伤上加伤,终归于平静。

大总统是好人,但仍保持反派的骄傲,一生只有妻子是自己挑选的爱人,虽是被暗中扶上大总统的位置,但其确有总统的风范,“王”的气场。在中央军被马斯坦的部下与北方军联合大的溃不成军之时,只因他一人的归来,中央军便立刻恢复士气,更加勇猛。他渴望拥有真正的家庭,渴望成为真正不受控制的大总统,却也在战斗中保持着作为最强的反派的骄傲,只要他在,就没人能击败己方的最强,无需与你多言正义,他就是最强。

古利得,他是贪婪,他也是第一位反判“父亲大人”的人造人。嘴上说着自己想要整个世界,说着你们都是我的下属,实际上,他渴望的不过是几个真心的挚友。豆丁所说“不如你做我的伙伴吧。”与姚麟道出他的真心让他真正清晰的看清了自己想要的,在与伙伴们并肩作战的最后,死在“父亲大人”手中的古利得看着珍贵的伙伴,真正得到了满足。

瓶中小人
作为实验人造人诞生的他,霍恩海姆的血液创造了他,他则赋予了霍恩海姆“冯·霍恩海姆”的姓名,最初只是想像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自由,脱出那小小的瓶子,而随着其教霍恩海姆逐渐掌握炼金术之后,他的想要脱离瓶子的欲望愈发强烈,终于,借皇帝想要长生不老的机会,将克塞尔克赛斯的国民全部炼成贤者之石,一半存在于自己体内,另一半作为报答留存在霍恩海姆体内。后将自己的情感分散制造了七位人造人,更是为了达成自己获取神之力量的目的,创造了军事化国家亚美斯多利斯,想借整个国家炼成的贤者之石的力量夺取神之力,最终被霍恩海姆400年间撒向全国的灵魂构成逆炼成阵阻止,在妄图吞噬古利得时被古利得将身体碳化,由爱德华打穿胸口,控制不住神之力而被拉进真理之门,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瓶中小人渴望的不过是同正常人类一样的身体和自由,但却因为不知满足的欲望,妄图亵渎神之力,受到惩罚被收入真理之门。而他空白的真理之门也代表了其内心的空虚空洞。

瓶中小人
瓶中小人

冯·霍恩海姆
400年前克塞尔克赛斯的一名代号为23的奴隶,由瓶中小人赋予姓名,教导学习炼金术,也因为瓶中小人的阴谋成为了行走的背负50万灵魂的贤者之石。在400年间,完成了与体内53万6329个灵魂的对话,并将其撒在亚美斯多利斯全国,阻止了瓶中小人的计划。

在成为贤者之石后,霍恩海姆一度失去方向,漫无目的的四处奔走,直至遇到爱德和阿尔的母亲:特丽莎·艾尔利克,他爱上了这个温柔又充满阳光的女孩,特丽莎也是霍恩海姆人生中最重要的阳光,让他重新燃起了恢复身体与特丽莎共同白头到老的渴望,开始研究炼金术,并离家远行,构造逆炼成阵阻止瓶中小人。

特丽莎墓前的霍恩海姆
特丽莎墓前的霍恩海姆

在年幼的艾尔利克兄弟心中,父亲是冷酷少言的,爱德华曾描述他:终日泡在书房研究炼金术,时常是一脸严肃。实际上,在冷漠的外表下,霍恩海姆有着热切的情感,在爱德和阿尔儿时曾凌晨独自来到院子里为兄弟二人修好秋千,被特丽莎发现后自嘲的笑笑:身为人父,这点事我还是可以做到的。也在与艾尔利克兄弟重逢后夜晚来到睡着的爱德床边,想要抚摸爱德,但最后只是仔细看了看爱德,便落寞的离去了。在爱德华眼中儿时父亲离家时的冷漠神情,是对自己内心不舍的尽力遮掩。在最后爱德想不到办法为阿尔找回身体时说到,“用我的身体换回阿尔吧,还剩一人份(贤者之石)”在爱德的强力反对下说出:

“我是你们的父亲啊。”

最终在特丽莎的墓前,满脸幸福的与特丽莎倾诉,爱德肯叫他爸爸了,爱德和阿尔的身体都找回来了,自己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又像孩子一般对特丽莎撒娇,露出自己最柔软的一面诉讼:“有时候又不想死呢,我这人真是不死心啊。”

最后
最后

坚毅的灵魂,冷漠的外表,炽热的内心,霍恩海姆,这次终于可以在特丽莎怀中好好休息了。

艾尔利克兄弟与温蒂
本作的主角(终于到这了,吐槽我自己),因儿时想要复活母亲失去身体或肢体而踏上旅途,最终成功的找回了身体开始了新的生活。

爱德华·艾尔利克,在炼金术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国家最年轻的国家炼金术士,在父亲走后心中对父亲充满怨恨,认为是他造成了母亲的疾病越发严重最终不幸身亡。在母亲去世后的爱德承担起了作为兄长的责任,在人体炼成失败后,以右手臂为代价换回阿尔的灵魂,附在盔甲上。在被比拿可婆婆救回来以后,没有一直消极下去,很快振作起来,发誓一定会找回阿尔和自己的身体,为此成为国家炼金术士,踏上旅途。

讨厌被人说自己矮,平日里脾气火爆,但对朋友伙伴也是最重视的,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人,对于母亲的去世及肢体的损失,他无疑是最受伤的人,但却还在作为哥哥为阿尔打气,立誓找回两人的身体。在临行前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的家,让自己无路可退,破釜沉舟。在真理之门见到阿尔的身体,却无法将其带回,又急又气,下定决心,破开真理之门,对阿尔的身体吼道:

“阿尔冯斯!等着我!下次再见时,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去!等着我!“

爱德华
爱德华

再次与父亲重逢的爱德狠狠的揍了霍恩海姆一拳,作为对他多年不满的发泄,之后了解到父亲经历的爱德也开始理解父亲,最后与父亲一起并肩作战,击败了瓶中小人。

阿尔冯斯,天真单纯,始终怀有一颗赤子之心。与哥哥相反,阿尔总是温和而冷静,这在许多事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在触犯禁忌后失去了身体,却从未埋怨过谁,一直坚信哥哥能找到恢复身体的方法,对人温柔善良,也会在有自己坚持的时候强硬任性。写下一本身体恢复后想吃的东西排行,天真的令人心疼。是爱德最重要的羁绊,有着自己的骄傲(例如一直比爱德高 OωO )。在听过父亲的经历后,毫不犹豫的选择接受,是能理解他人的小天使,也同爱德一样嫉恶如仇,重视同伴。最终之战中为了救哥哥用自己的灵魂换回来爱德的右手并坚信哥哥一定能将自己带回来。

温莉是艾尔利克从小的青梅竹马,与二人一同长大,是个机械宅,父母是出色的外科医生,被失去理智的斯卡失手杀死。最后温蒂在众人的开导下放下了心中的仇恨,并未原谅斯卡,但却清楚的知道仇恨是不会带来未来,选择去帮助他人,并且感化了斯卡,将斯卡带出了仇恨的漩涡,开始赎罪,并成为后期打败大总统,唤醒马斯坦大佐的关键。

艾尔利克兄弟儿时曾为将来谁迎娶温莉而大打出手,然而获胜的阿尔还是被温莉踹了。与霍克爱中尉的交谈中,爱德被问及是否喜欢温蒂时顿时变得语无伦次满脸通红。在北方布利克斯要塞中本想借修理机械铠向温莉传递情报的爱德再次因为想到与霍克爱中尉的交谈而害羞,令温莉疑惑不已。(又是疯狂发糖的俩人呢,呀嘞呀嘞 ╮(╯▽╰)╭ )

如果说爱德是不停前进不知疲惫之人,那阿尔和温莉就是他的铠甲和温柔乡。最后换回阿尔身体时,他因为自己二人曾发誓绝不为自己个人使用贤者之石,而拒绝使用贤者之石,对众人说到:

“这是钢之炼金术师最后的炼成。”

以自己永生不能再用炼金术为代价,用自己的真理之门换回了阿尔的身体。

在真理中的自己问到他是否后悔时说到:

*“我本来就是凡人,连一个被炼成合成兽的女孩儿都救不了,渺小的凡人。”

“没有了炼金术,我还有大家。”*

爱德和阿尔找回身体的旅程就此告一段落,爱德和阿尔分别去了西方和东方学习更深入的知识,几年后,爱德正式与温莉结婚,育有一儿一女,阿尔与张梅互表心意走到了一起。正如爱德所说:

“没有痛苦的教训没有意义,因为人不可能不付出牺牲而得到什么东西。而当人们克服与战胜痛苦的时候,就能获得世间最坚强的灵魂,对,钢铁一般的心。”

是啊,要得到什么必定会有所牺牲,而钢铁一般的心,正是战胜痛苦与绝望后的礼物。

一既是全,全既是一。无数的个体构成了这个世界,而世界又包容着每一个个体,同样的,每一个个体,也是自己的“全”,万物调和,不断的变化,又最终归于统一。

整部作品具体而细腻,每一个人物都鲜活生动,在钢炼中没有一个被抛弃的角色,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经历,自己的成长,自己的结束,又被主角串联在一起,共同构成了这部作品。在漫画中,每本书的最后,牛姨会画出这本书中死亡的人物在天堂的生活,只有一个例外,就是炼成合成兽的修·塔克,作为绝对恶的代表,他无疑是下地狱了。

剧情方面,钢炼没有漏洞,在大佐夺权与最终决战前的智斗阶段,牛姨将大佐与部下及他人之间的交流描绘的精巧,细腻,用风流倜傥的公子形象伪装起大佐传递情报的真相,将军部内部的党争描绘的淋漓尽致,进入高潮时悬念一一揭开,真正进入决战时绝不拖沓,各方面的优点,造就了钢炼这部神作,冯·霍恩海姆的姓名源于一位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炼金术士,学者,从这样的小细节中更是能看出牛姨的细心与对作品的认真,热爱。

最后感谢牛姨和骨头社为我们带来这么优秀的文学作品,感谢陪伴。

钢炼这部作品真的带给我许多的思考,这次只是初步写一个刚刚看完不久时的感受,更深层次的体会,将会在后续更新,感谢浏览。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